首页 > 品鉴 > 正文

2000多年历史的非遗油布伞,是这位71岁的山村老人留住了它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

  戴望舒先生走过的那场雨,必然是场绵绵长长、淅淅沥沥的细雨。毕竟若是风大雨急些,执着把细弱的油纸伞,被吹得伞不蔽身,可能也就没什么心情彷徨了。

  一把油纸伞,在濛濛的江南烟雨中,因许仙和白娘子雨中定情的故事,染上了爱情的绮丽,美好得如同只存在于向往中的东西。

  但在五六十年代的人们的记忆里,笨重坚实的油布伞,才是那个陪着他们走过风风雨雨的老伙伴。

  孤峰村里的老手艺人

  距离安徽泾县城北15公里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山村,名唤“孤峰”。

  宁静祥和的村庄里,建的多是些白墙灰瓦的矮小民居,一派温婉柔和的皖南风情。

  孤峰村有一个很出名的厂,叫“国民油布伞厂”,这里的油布伞盛名在外,远销日本、韩国、德国等地,还有许多摄影爱好者不远万里赶来这里取景拍照。

  我们此行是为了见见油布伞厂里的一位老手艺人。

  这位71岁高龄,却还精神奕奕地捣鼓油布伞的老师傅,叫王延松,是“国民油布伞厂”的厂长,也是油布伞的市非遗传承人郑国民的岳父。

  王延松师傅在厂里干了40多年,大半辈子都在做伞。

  如今厂里的这70多号工人里,老当益壮的王师傅不仅年纪最大,而且制伞的日产量也是最高的。

  大多数忙活惯了的老人家都不愿意闲着,王延松师傅也一样。

  厂里能熟练掌握全套制伞工艺的师傅不多,他想既然他算一个,那能帮着多做几把是几把吧。

  大起大落的油布伞生意

  油布伞的制作历史,大约可以追溯到正大面积种棉花织棉布的宋代。

  我们可以看到,北宋画家张择端把油布伞也画在《清明上河图》的市井风情里了。有许多摊贩都在摊子旁支了把油布伞,既遮阳又挡雨。

  恰好孤峰村的山上盛产毛竹,毛竹可是制油布伞的好材料,劈开了可以做成伞骨、伞柄、伞架,结实柔韧又耐用。

  看到了商机的村民,热火朝天地做起了制作油布伞的生意。到了乾隆年间,村子里已经有将近1000多人都在制伞。

  这些油布伞不仅卖给了邻近的县镇,甚至还销往了南京、常州等地。

  以前,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备着把油布伞。一般买到伞后,就会在伞的角落上署上自己的名字,方便丢失后寻回。

  油布伞的寿命很长,但要是不小心弄坏了的话,只要叫住走街串巷的修伞匠,修完之后又能用上老久。

  但到70年代,花俏的尼龙洋伞进入了中国,成为了当时顶潮流的物件。

  而看惯用惯的油布伞,地位则一落千丈,一下子变成了“土气”的象征,销量更是连年走低。

  守住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

  慢慢地,伞开始卖不动了,赚不了钱,许多村民都放弃了这门手艺,转做别的营生去了。

  但仍旧有这么一些人,即便知道赚不了几个钱,也不想就这么丢了这门老祖宗一代代传下来的手艺。

  “国民油布伞厂”就在这个时候成立了,并且一直坚持到了今天。

  制作油布伞的原材料中,除毛竹与棉布外,最重要的就是防潮防霉的桐油。

  在完成了选材、刨竹节、分片、打孔、排竹、套伞头、连接伞骨与伞头、制伞面、上布这几道工序后,伞的样子就已经出来了。

  接下来就是整个油布伞制作工艺中的重头戏:熬桐油。

  当大铁锅里的生桐油在加热的作用下泛起了油花,兑入黄漆,用木棒搅拌均匀。此时锅内会冒出黄烟,等黄烟变黑,桐油就熟了。

  之后只要刷上熬好的桐油,再晾干,一把油布伞就做成了。

  如今无论晴天雨天,人们手中执着的那把,几乎全是轻便的尼龙伞。

  油布伞早已退出了大众的生活,只有集市的一些小摊贩会买,可想而知要守住这门手艺有多难。

  既然市场没有需求,那就创造需求。大伙儿开始在厂里研究着把古朴的油布伞,改良成优美的工艺伞。

  无法忽视的传承难题

  现在“国民油布伞厂”年产20余万把伞,由于日本人比较重视手工艺,其中质量比较高的有半成都是日本的订单。

  虽然厂里的生意越来越好了,来拍照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但一想到油布伞这门手艺的传承问题,王延松老师傅还是止不住地担忧。

  这种纯手工制作的油布伞,周期长,价钱也贵,买的人本来就不多。不像机器生产的伞,产量高效率快,价钱还便宜。

  村里的年轻人又大多不愿意做这种又苦又累又脏的手艺活,基本上都跑去大城市工作了。王老师傅家里的几个孙子孙女,也去了上海创业。

  说到这里,老人家摇了摇头,无奈的说:“走一步看一步吧,争取把东西做好,让国家重视,让国民重视,好吸引更多人来学习这项技艺。”

  想在雨天的街巷

  邂逅一把油布伞

  朴拙厚重的伞身

  夹带着浓郁的手工味

  微微发黑的伞面

  烙下的是时光的痕迹

  三两油布伞

  撑起了旧时的记忆与情怀

    宋徽宗帝国之下的收藏之风
    中国十大著名青铜器,件件国宝级!
    他的色彩强烈而奔放,不论肖像还是
    张大千:学习绘画,为什么强调临摹
    看看王羲之如何被“炒”成书圣?
    你不知道的事:这些书法家大都是亲
    赵之谦任颐傅抱石作品齐聚:南京博
    美国女画家哈蒙的大笔触肖像油画,
    2000多年历史的非遗油布伞,是这位
    英国宫廷画大师凡戴克作品欣赏(1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