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拍卖 > 正文

悲情的民族,高贵的苦难: 俄罗斯巡回画派风俗油画赏析

  列宾油画《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俄文名:бурлак на волге ,英文名:Volga River trackers)是俄国批判现实主义画家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于1870年至1873年间创作的一幅油画,现收藏于圣彼得堡俄罗斯国立美术馆。该画描绘了在伏尔加河畔一组在沉闷压抑的气氛中奋力拉纤的纤夫群像,反映了俄国纤夫苦难的生活,寄托了画家对下层人民群众悲惨生活的同情,也艺术地体现了作者民主主义革命的思想。

  溺亡的妇女

  瓦西里格列高里耶维奇彼罗夫

  (1834-1882)

  1867年作,布面油画,68×106厘米

  右下方有签名:В. Перовъ 1867 г.

  1885年特列恰科夫在莫斯科从普什凯维奇处收藏

  在《溺亡的妇女》中,彼罗夫表现了一位青年妇女悲剧的命运。画作虽然通过情节渲染了强烈的情绪,但构图中两个对置的人像赋予画面宝贵的克制。两个人物精致的轮廓被一样的孤独感笼罩着,在荒寒的、漠视一切生命的城市衬托之下显得无比惨淡。警察抽着烟斗,他的姿势表明对自杀事件漠不关心。在《溺亡的妇女》中,风景是清晨薄雾中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优美的天际线。这一丝不苟的线条对人的痛苦毫无同情,显得冷酷无比。克里姆林宫高塔和钟楼的轮廓令人产生一种虚无缥缈的印象,如同传说中透明的“天国花园”(研究者贴切之语)。而作者也没有忘记在妇女(这是一位已婚妇女,因为她的手上还带着结婚戒指)的身边放上一枝白百合,用每个基督徒都熟悉的符号象征纯洁和无罪。(塔季扬娜尤坚科娃、加林娜多连丘克)

  赞省的割麦女人从田野归来

  瓦西里格列高里耶维奇彼罗夫

  (1834-1882)

  1874年,布面油画,25.8×65厘米

  左下方签名:1874 В. Перовъ

  1939年从莫斯科黑尔策尔处收藏

  《梁赞省的割麦女人从田野归来》尺寸并不大,却体现了画家在若干造型问题上进行尝试的努力。农妇经过劳累的一天从金色的田野回家,这个主题和真实的农村生活直接相关。同时,“道路”母题在俄罗斯艺术中非常流行,它直接关系到人类存在的普遍话题,关系到流浪、徘徊、生活道路等问题。画面描绘了不同年龄的农妇,有些人静静地走着,有人则停下来沉思,聆听大地母亲的声音。彼罗夫采用横向构图,人像产生有规律的节奏,割麦女人在收割的谷物中行走,给人留下动作缓慢、平稳的印象,让画面充满音乐旋律,令人想起俄罗斯的民歌。(塔季扬娜尤坚科娃)

  养鸽人

  瓦西里格列高里耶维奇彼罗夫

  (1834-1882)

  1874年,布面油画,107×80.7厘米

  正下方有签名:В. Перовъ 1874 г.

  1910年由莫斯科莫罗佐夫捐赠

  《养鸽人》中,画面完全呈现另外一种“特点”。艺术家抓住一个单纯小伙子的瞬间形象,他举着拖把,身穿白色衬衣,脖子上戴着东正教的十字架。在19世纪莫斯科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放鸽子非常流行,甚至成为一项大受欢迎的活动。狂热的养鸽人通常畜养数十只鸽子,特别是那些美丽而稀有的品种。这个传统在莫斯科保持了很多年,直到20世纪70年代,随着快速城市化的进程才慢慢消失。

  地方自治局的午餐

  格里高利格列高里耶维奇米亚索耶多夫

  (1834-1911)

  1872年,布面油画,74×125厘米

  1873年由特列恰科夫从作者处收藏

  地方自治局是19世纪60年代俄罗斯在各省、县通过选举建立的地方自治机构。地方自治局的构成带有民主特点,成员中吸收了土地所有者、手工业者、商人、农民,但主要成分依然是地主和贵族。

  第一眼看到这幅画时,会发现画面中几乎没有任何实际事件,没有明显的冲突和公开的对立,主要人物是一些农民,他们坐在屋檐下的阴凉处,慢条斯理地吃着面包、洋葱等简单的家常食物,喝着格瓦斯。他们安分守己地等待地方自治局屋子里面那些掌权者—地主和贵族们—吃完饭,这个不起眼的细节为细心的观众提供了理解画面主旨的机会。透过画面正中的窗户,刚好能够看到一位仆人正忙着洗碗,还可以看到酒杯和葡萄酒醒酒器等器物,暗示着一场丰盛的宴会正在进行。画作表现了地方自治局成员之间心照不宣的“他-我”阶层划分。(塔季扬娜尤坚科娃、加林娜多连丘克)

  耕地

  米哈伊尔康斯坦丁诺维奇克洛特

  (1832-1902)

  1872年,布面油画,71×131.2厘米

  右下方有签名:М.К. Клодтъ. 1872. г.

  1873年特列恰科夫从作者处收藏

  克洛特是俄罗斯画家中第一个将风景因素融入风俗画的人,《耕地》在他的创作中非常重要,是19世纪70年代初这类作品的代表。

  克洛特作品的典型风格是一丝不苟的写实,他的素描功底完美无瑕,细节处理非常小心,透视效果极为精彩,构图严谨而巧妙,让人可以感觉到自然的“气息”。斯塔索夫说,克洛特在艺术中是“诗意的农村生活画家”。他完全有资格被视为视野宽阔的抒情风景画大师。(埃列奥诺拉帕斯通、加林娜多连丘克)

  空雪橇

  伊拉里翁米哈伊洛维奇普里亚尼什尼科夫

  (1840-1894)

  1872年。根据1871-1872年

  第一次巡回画派展览会上的

  同名作品(1871年)临摹

  布面油画,48×71厘米

  右下角有签名:1872 И Прянишниковъ

  特列恰科夫定制作品,1872年从作者处收藏

  地平线上,黎明前霞光闪耀。驾辕的马缓慢地拖着木头雪橇,雪橇上坐着一位身穿薄薄秋装的年轻人。他的帽檐压得很低,遮住眼睛;旧大衣和脖子上的围巾不够温暖冰冷的身体;他身边放着一捆不起眼的书。这是一位回家看望父母的贫困大学生,像这样的年轻人多来自俄罗斯外省,曾经涌向圣彼得堡和莫斯科求学。他们是平民知识分子,常常产生最为进步,有时甚至非常激进的生活和艺术观点。雪橇旁边,一只小狗在深深的雪地里跟跑。(娜杰日达穆相科娃、加林娜多连丘克)

  北方的救世主日

  伊拉里翁米哈伊洛维奇普里亚尼什尼科夫

  (1840-1894)

  1887年,布面油画,130×215厘米

  右下方有签名:И. Прянишниковъ

  1887年由特列恰科夫收藏

  这幅画取材于8月14日的“蜂蜜救世主日”或者“水中救世主日”,描绘了一大群身着节日服装的人,他们聚集在一起祈祷;农民骑着马站在河水中,等待祝圣;人们从四面八方步行或者骑马赶来,一切都表明了古代东正教仪式以及数百年来民族传统生活的稳定性。(埃列奥诺拉帕斯通)

  外省的集市

  康斯坦丁亚历山德罗维奇特鲁托夫斯基

  (1826-1893)

  19世纪70年代末,布面油画,71×105.5厘米

  1929年从人民外交专员处收藏

  《外省的集市》是画家表现19世纪中叶城市市场面貌的一件全景式作品,描绘了包括农民、地主、僧侣在内的各阶层代表。在俄罗斯传统中,“巴扎”(集市)一般都在城市或大型村镇的中心广场上举行。画面远景描绘了一处二层木房子,树木后面还有一座17世纪样式的教堂,勾勒出这座小城的面貌。作品表现了生动的画面——从近郊乡村来赶集的农民和熟人相逢,大声聊天;有人则赶车离开,尘土飞扬。(玛加丽塔奇日马克、加林娜多连丘克)

  打拐子游戏

  弗拉基米尔叶戈罗维奇马科夫斯基

  (1846-1920)

  1870年,布面油画. 53.5×71厘米

  右下方有签名:В. Маковскiй 1870

  上方偏左有刮擦痕迹:В

  1873年前特列恰科夫从作者处收藏

  在这件作品中,画家描绘了孩子们进行俄罗斯民间游戏—“拐子”时的场面。“拐子”通常用煮高汤剩下的家畜骨头制成,这些骨头被充满铅,然后用来击打排成一排的其他骨头。游戏者分成两队,能用较少次数把骨头打出去的一方获得胜利。

  画面中,一群衣着破烂的男孩在农村的院子里专注地游戏。艺术家描绘了一座茅草苫盖的窝棚,一段原木建成的房子墙壁,都是典型的农民家庭场景。这类窝棚用来畜养家畜,直到20世纪初,还普遍流行于农村城镇。(娜杰日达穆相科娃、加林娜多连丘克)

  看望穷人

  弗拉基米尔叶戈罗维奇马科夫斯基

  (1846-1920)

  1874年,布面油画,69×96厘米

  左下方有签名:Владимiръ Маковскiй Москва 1874

  不晚于1878年由特列恰科夫从作者处收藏

  画中描绘的场面在当时非常典型,一位衣冠楚楚的傲慢夫人做出恩主的样子,躬身来到一个极为穷困的家庭,她的跟班轻蔑地看着房间内寒酸的布置。一家人对“慈善的”不速之客反应各异:穿着破烂的憔悴老妇人自卑而满怀期待地看着来客,她的丈夫在帘子后匆忙紧张地套上一件破旧外套,他们的女儿带着绝望的表情站在门口,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姑娘惊讶地瞪着客人。画家真诚地揭示了穷人的生活画面,对“小人物”沉重的生活状态饱含温情。(娜杰日达穆相科娃)

  等待

  弗拉基米尔叶戈罗维奇马科夫斯基

  (1846-1920)

  1875 年,布面油画,83×122厘米

  右下方有签名:В. Маковскiй Москва 1875 г Москва

  1893年之前由特列恰科夫收藏

  画作描绘了等候在莫斯科监狱门外的一小群人,他们希望打听到自己亲属的消息,并转交给他们食物和御寒衣物。冬日清晨,在发黄的墙壁与栅栏衬托下,深色的人像明显地凸现出来。人群分成一个个小组,沉闷绝望的感觉油然而生:有大车旁苦等的老农,有带着女儿的贫穷小贵族家庭的中年妇女,还有带着两个孩子的农民一家。画面正中,身穿深色皮衣的男人一动不动,若有所思。他脸上的表情掩盖着内心对往昔幸福时光、一去不返的美好家庭生活的回忆,似乎不愿相信痛苦的事情已经发生。也许他还能走运些,很快就能够重新拥抱自己那犯错的儿子或女儿。(娜杰日达穆相科娃)

  卖格瓦斯的人

  弗拉基米尔叶戈罗维奇马科夫斯基

  (1846-1920)

  1879年,布面油画,75.7×52.2厘米

  右下方签名:В. Маковскiй Москва 1879

  特列恰科夫本人不晚于1893年收藏

  这幅画是马科夫斯基为《莫斯科市场》(1880年,私人收藏)这幅大画创作的大量草图中的一件。这件草图主要关注购买格瓦斯者的面部表情和身体姿势,他们形态各异,构成不同的情绪风俗小组。格瓦斯商贩背朝观众,背部姿态和自信的手势,清楚地显示出职业素养和多年经验,脚旁放着一个盛着冰凉格瓦斯的大木桶。(娜杰日达穆相科娃)

  生病的丈夫

  瓦西里马克西莫维奇马克西莫夫

  (1844-1911)

  1881年,布面油画,70.8×88.6厘米

  右下方有签名:В. Максимовъ 1881 Тверск.губ.

  1882年由特列恰科夫从作者处收藏

  《生病的丈夫》是马克西莫夫最令人难忘的作品,其中充满了人类的苦难。在光线昏暗的茅屋中,窗台的布帘子隔着阳光;家里的顶梁柱—丈夫奄奄一息;妻子跪在床前,对着圣像虔诚地、默默地祈祷,祈求上帝拯救自己最亲爱的人;婴儿摇篮悬在天花板下面,使整件作品充满强烈鲜活的戏剧性。(玛加丽塔奇日马克、加林娜多连丘克)

  巡视领地

  尼古拉德米特里耶维奇库兹涅佐夫

  (1850-1929)

  1879年,布面油画,49×78厘米

  特列恰科夫1879年从作者处收藏

  在《巡视领地》中,人物的心理状态得到了生动、充分的表达,画家充满感情地描绘了乌克兰土地上地主和犯错农民猝不及防的遭遇。

  库兹涅佐夫的风俗画表现了乌克兰农村生活生动真实的场面,没有义愤填膺的控诉。在这幅画中,巡视领地的地主发现了正在其领地上打猎的农民。人赃并获的场面,反映了地主和农民间的复杂关系。从画面上看,地主把猎人教训一番后,还是心平气和地放他走了。(埃列奥诺拉帕斯通、加林娜多连丘克)

  农村免费学校

  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莫罗佐夫

  (1835-1904)

  1865年,布面油画,54.3×78.8厘米

  右下方有签名:АМорозовъ

  反面有作者题辞:

  Любань. Село Владимiрово, бесплатная школа 1865 А.М.

  不晚于1872年由特列恰科夫从作者手中购得

  19世纪下半叶,俄罗斯曾经出现一场后来被命名为“60年代运动”的启蒙运动,以教授农村儿童识字为主要内容。

  画中有一座低矮的农村茅舍,几位出身知识阶层的年轻女性带领孩子们学习中小学课程,包括算数、文法、阅读、地理等。左边姑娘正在为努力记录的学生们解释问题;她前面的房间角落,孩子们正在考试;右边女士面容如肖像一样(作者认真刻画了她的衣着),显然是画家的妻子,正在聆听两个孩子背诵诗歌。在这座小小的学校中,一切都井井有条,温情脉脉。教师脸上洋溢着善良和由衷的爱意,房间中弥漫着柔和的光线,透过敞开的窗户,可以看到辽阔的田野。所有孩子都没有显出丝毫不耐烦,没人盼着下课;他们都被学习的过程所吸引,尤其是画面右侧,一位正在努力背课文的金发碧眼男孩被刻画得非常传神。教师和学生努力工作,孜孜不倦,画面充满温暖的家庭气氛。(娜杰日达穆相科娃、加林娜多连丘克)

  拉钦斯基人民学校里的口算课

  尼古拉彼得罗维奇波格丹诺夫-别利斯基

  (1868-1945)

  1895年,布面油画,108.5×80厘米

  1896特列恰科夫从作者处收藏

  波格丹诺夫-别利斯基的创作常常涉及农村生活和对学校的回忆。在《拉钦斯基人民学校里的口算课》中,他描绘了自己热爱的老师坐在学生之中,每个形象都体现了艺术家对童年恩师的真挚情感和温暖回忆。孩子们在上口算课时无拘无束,一个孩子试图偷听小伙伴和老师的耳语,身穿粉色衬衣的男孩在扳手指算数,黑板右边的几个少年正在热烈讨论。(柳德米拉波洛佐娃、加林娜多连丘克)

  晚会

  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

  (1844-1930)

  1881年,布面油画,114.5×185.5厘米

  右下方有签名:И. Рпинъ 1881

  1881年特列恰科夫从作者处收藏

  画作描绘了一群青年男女在乌克兰式木屋中举行的歌舞晚会。在乌克兰乡村,每当秋季田间劳作结束之后,农民们拥有闲暇时间,青年人常常聚集在大木屋中歌舞欢笑,这样的聚会往往通宵达旦,因此被人们称为“到天亮”。老人们有时也参加这类晚会,高兴地看着愉快的青年人。在这幅画中,列宾就描绘了歌舞的青年人和旁观的老人。(斯维特兰娜索洛维约娃、加林娜多连丘克)

  集会

  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

  (1844-1930)

  1883年,布面油画,104.3×175.2厘米

  正下方有签名:И. Репинъ 1883.

  20世纪20年代从国立茨维特科夫画廊调入

  1879年,伊里亚列宾开始描绘革命组织“民意党”成员的命运,《集会》通常被归属于这一系列作品。整幅画中,最明亮的是台灯的灯罩部分,而房间的大部分都沉浸在阴影里,空间边界模糊不清。画面没有完全照明,让观者可以对正在发生的事件进行揣测和沉思。

  整幅画用深色调绘制而成,画中人物的面部表情不太被关注,大部分都模糊不清。艺术家不在乎不同物体和材料表面的质感,他关注的仅仅是在紧张而充满表现力的浓重黑暗中桌边人图谋商议的气氛。画面正中(象征性地)放着餐具,周围都是烟头和烟灰。(塔季扬娜尤坚科娃)

  宣传者被捕

  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

  (1844-1930)

  1880-1889, 1892年

  木板油画,34.8×54.6厘米

  左下方有签名:И.Репинъ 1880-89

  1891年特列恰科夫从作者处收藏

  19世纪70年代,俄罗斯开始出现大规模的民主主义青年运动,青年人以“到民间去”为口号,纷纷来到农村和农民之中。运动的参与者主要是民主主义知识分子,自称为“民粹主义者”。他们试图用自己的知识接近并服务民众,并真诚地相信通过宣传社会公正的思想达到教育农民的目的。

  1878年,列宾产生创作念头,并完成了画作的草图。后来画家放弃了最初版本,转而描绘一个宣传者形象:他被绑在柱子上,意志坚定,情绪激烈,眼中充满愤恨。列宾在构图和色彩安排上特意突出了主要人物,将他安置在画面正中,穿着红色衬衣,从而为整件作品增添了象征革命的色彩;警察忙着搜查,有条不紊地研究各种材料,罗织罪名;在隔壁房间,可以看到一个妇人忧心忡忡的面孔(在一封信中,她被列宾解释为同谋);在房间的深处,还有几个农民,被叫来见证搜查和逮捕的过程,从表情上看,他们对这件事漠不关心。(塔季扬娜尤坚科娃)

  勇士歌说唱者尼基塔波格丹诺夫

  瓦西里德米特里耶维奇波列诺夫

  (1844-1927)

  1876年。布面油画,69.5×43.5厘米

  左下方有签名:ВПолновъ

  右侧有作者签署日期:1876

  1925年由国立特斯维特科夫画廊调入

  《勇士歌说唱者尼基塔波格丹诺夫》创作于1876年。波列诺夫在北方奥洛涅茨区的父母领地伊莫琴齐,绘制了一系列农民孩子肖像和当地勇士歌说唱者尼基塔波格丹诺夫的肖像。

  在伊莫琴齐,一切都深深浸染着民间生活的特点。19世纪下半叶,民歌和勇士歌在奥洛涅茨区非常流行,吸引不少学者前来采风,记录。19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著名语言学家雷布尼科夫和希尔费尔丁先后发表了各自收集的民间歌谣(19世纪60年代末《雷布尼科夫民歌集》问世,而著名的人类学家和民俗学者希尔费尔丁用自己的著作补充了雷布尼科夫的成果,在1871年的考察中,他一共访问了70多位吟游诗人,收集了318篇勇士歌,记录手稿超过2000页,并于1873年在圣彼得堡出版了《1871年夏希尔费尔丁收集的奥涅加勇士歌》)。(埃列奥诺拉帕斯通、加林娜多连丘克)

  生病的女人

  瓦西里德米特里耶维奇波列诺夫

  (1844-1927)

  19世纪80年代初

  存于特列恰科夫画廊的

  同名画作(1886年)的草图

  布面油画,41.7×59.5厘米

  1929年从奥斯特罗乌霍夫博物馆调入

  这是19世纪80年代初波列诺夫为同名作品《生病的女人》(1886年,特列恰科夫画廊藏)创作的草图。死亡迫近的悲剧感在弥漫着蓝灰色阴影的房间中触手可及,年轻女孩的身影几乎完全被阴影掩盖,在她憔悴的脸上,一双大眼睛充满了痛苦;一个绝望的女人低着头站在一旁,仅能看到侧影;黎明的光线透过放下的窗帘微微照入室内,几乎难以察觉。观众注意力被绿色灯罩下美丽的静物所吸引,台灯投射出温暖的光线,粉红色和金色的光线照亮了病人的床单,偏黄的橄榄色反光在玻璃杯和水瓶上跳跃,在光线照射下磨损褪色的书皮显得颜色饱满。(埃列奥诺拉帕斯通)

  地下王国的三位公主

  维克托米哈伊洛维奇瓦斯涅佐夫

  (1848-1926)

  1879-1881年,布面油画,152.7×165.2厘米

  左下角签名:Викторъ Васнецовъ

  1910年由莫罗佐夫遗赠

  这是瓦斯涅佐夫第一件以民间传说为题材的作品,是大企业家、铁路大亨、商人、“阿布拉姆采沃艺术圈”的建立者马蒙托夫向画家定制的。在这幅画中,瓦斯涅佐夫继续探索所谓“带有些许幻想色彩的历史”。画面主题表达了当地民间传说中提到的富饶地下宝藏,黄金、宝石和煤炭以公主的形象被画在橙红色晚霞映照的天空和黑色山岩背景上。

  这幅画有一些有趣的细节,预示了19世纪末艺术的典型特征,例如构图的扁平化、色彩的装饰性、人像轮廓和几乎没有光线与空气的背景环境之间的对比。(埃列奥诺拉帕斯通)

  对19世纪60至80年代的艺术家来说,他们最感兴趣的话题是形象多样的人生,它们存在于私人事件、公共场所中,也存在于普通百姓日常的烦恼、悲伤和快乐中。描绘俄罗斯社会各阶层人物、人际关系、生活事件的作品,被称为“风俗画”,这些作品清晰地表现了艺术家对周围现实的态度。在“巡回艺术展览协会”画家的创作中,风俗画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从事风俗画创作的艺术家从不会对自己笔下的人物漠不关心,他们表现的事件常常让观众感同身受,对画面表现的不公正产生反感,对画中主人公的命运满怀兴趣和同情。

  19 世纪下半叶,俄罗斯最伟大的画家毫无疑问是伊·列宾。他是一位兴趣广泛、视野开阔、拥有伟大天赋的艺术家,他的天赋几乎在所有绘画体裁中得到充分发挥,包括肖像画、历史画、风俗画,并扩展了这些体裁的主题范围。

  巡回画派风俗画为我们展现了来自另一时代的人,表现了人类的命运、个性和生活复杂多样的特点,艺术家用忠实而真诚的图像在画布上重新演绎着人类的悲欢哀乐。

  来源:国际艺术大观

    冯骥才:为什么当今画界总是热衷于
    中国画为何如此受欢迎,精辟!
    四位大师画漓江:相同的山水,不同
    历代29名家经典画石皴法的运用图解
    张大千讲用笔与水法,纸墨对画好画
    今晚开拍!点滴4场连拍:画册碑帖
    这些句子,读起来如置身中国水墨画
    中国人一定要懂得如何欣赏中国画
    萧娴 : 艺术需要痴情,名利场窒息
    名家笔下「芙蓉花开」,似美人初醉

    返回顶部